当前位置:首页 > 宗祠文化  >> 万章墓前的沉思——万幼斌
10日

万章墓前的沉思——万幼斌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18年12月10日 围观者: 2,761 人

                  万章墓前的沉思

                                                              万幼斌

拜谒章公墓

        万章是孟子的高足,是万氏所公认的先祖。古今有“孟门高弟”“七篇流光远”“孟门秉训以来,文教振兴,岂仅名传列国”等万氏楹联,无不表达了对他的无限敬仰和高度赞颂。2018年11月25日,我怀着一颗敬仰之心,拜谒了坐落在山东省邹城市北宿镇前万村东的万章墓。

万章墓文物保护标志碑正面

万章墓文物保护标志碑背面

万章墓正门通道拱桥

万章墓正门

享堂全景

桧柏森森

     
       拜谒万章墓,我既有欣喜,更多的则是感伤,睹陵思情,不禁潸然泪下。欣喜的是二千余年来,历经朝代更迭,遭受兵燹人祸,在齐鲁大地上还矗立着一座万章墓。邹城市政府2011年出资修缮享堂,整饬墓冢,新砌围墙,被派专人主祀守护。新修的万子墓,千年桧柏森森,享堂肃肃,墓地面积达8600平方米。2013年10月10日,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万章墓为文物保护单位,邹城市人民政府特立文物保护标记碑。章公有墓,墓地裦大,后裔幸甚,万氏幸甚!在此,要向邹城市人民政府及其文物保护部门道一声:谢谢!

      感伤的是,墓地管理欠善,一半成了菜地,一半杂草丛生,几块残碑遗弃在围墙一角,被积灰和泥土所遮掩;枯死的桧柏倒伏在进门通道旁,尚未见有新苗补栽;建筑剩余材料堆放在享堂旁边,还有些垃圾散落在享堂四周,无人清理打扫;享堂大门和立柱油漆老化龟裂脱落,供案上空空荡荡,没有贡果,没有香火,从烛台遗留的烛油,香炉残存的香灰看,祭拜的人不多,香火不旺。据了解,章公墓地旁有前后万村,却没有万姓人家。据村民讲,逢时过节,或高考在即,周边偶有村民去祭拜,其目的是祈祷章公赐予智慧,保佑儿孙考出好成绩。万氏所尊崇的祖先,却少有万氏祭祀,这不能不说是个悲哀!在扫拂残碑积灰泥土,拍摄墓地照片时,我心中五味杂陈;伫立章公墓前,跪拜冢茔脚下,我泪如泉涌,沉思许久许久......告别时,我不时回首瞻望,惟有默默祷告,愿章公在天之灵安息,宽宥其后裔吧......

享堂正门全景

享堂后门

墓地全景

         返回途中,我的心久久不能平静,结合这次调研和平时所掌握的资料,一直在思考这样几个问题:

干枯的桧柏

桧柏残存的根部

杂草丛中的残碑

       第一,万章何许人也?史载,万章,齐人,孟子弟子,生卒年月不详。钱文忠在央视“百家讲坛”讲,“万章,任姓,全名叫任万,字子章,被后世称作万章、万子章。公元前305年左右,他是战国时期薛人,是孟子的重要门徒,也是儒学名著《孟子》的主要编纂者。”百度亦有“万章,任姓”一说。此说典出何处?我一直纳闷,翻阅诸多史料,未见其说。纵观我族宗谱,大多世系上溯至万章。万章是姓万,还是姓任,还是由任姓改为万姓?还有万章的生平,这需要很好的研究,拿出真实可信的证据昭示当代及后世。

剩余建筑材料

扫拂残碑积灰泥土

       第二,万章世系是否可信?从目前已知的宗谱看,万章的祖先及后裔的世系可谓是五花八门。我族宗谱所追奉的受姓始祖有三个:毕万(占绝对的多数),芮伯万(已发现七例)、韩万(已发现六例),其后裔世系都连到了万章,也就是说,万章既是毕万的后代,又是芮伯万的子孙,还是韩万的后裔。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一个儿子只有一个父亲(养父、继父、干父除外,承祧、兼祧应有记录),而我族宗谱所载万章的父亲不同名字的就有5个,同一夫人所生的一个儿子,不同的名字却有4个;同是毕万世系,有的记载万章为毕万的八世孙,大多为十世或十一世孙,还有的记载为二十六世孙。追奉芮伯万的谱序所述,万章为二十七世孙,韩万世系所载,万章为二十六世孙。三四百年间繁衍二十六七代,这是不可能的!毕万世系、万修世系也存在类似现象。过去信息闭塞,各自为阵,互不交流,怎么编纂都可以,反正其他宗支不知道;现在信息灵通,一比较问题就凸显出来了。如此世系,何以为凭,何以为据?传之后世,以何为凭,以何为据?

桧柏挺立

墓地全景

        第三,万章墓在何方?据有关县志记载,万章墓有三处:一是在滕县之南的万村。明万历十三年《滕县志 古迹志》载“《齐乘》云‘万章墓,在滕州南万村’。《通志》云‘在邹县西南十里。’非。”滕州万章墓,今已失处,待寻。二是在淄博市张店区卫固镇大河南村东南,封土高约15米,直径约120米。据传墓前原有墓碑1块,现已无存。清嘉庆《长山县志》载:“战国先贤万章墓在卫固镇南六里,在万盛庄西北三里,其墓甚大,国朝初年,有山贼劫矿刨土至椁,土虽合,而成坎”。三是在邹城西南5公里的北宿镇后万村东,林地南北100米,东西60米,有古柏46株,多为清代所植。清道光九年(1829年)建享殿3间,殿内原有万章牌位,已残毁。享殿后为万章冢,高2米,直径5米。光绪《邹县续志》载:“明成化时,县令张泰于村东访得万章墓,此村即万章故居,或其子孙聚居于此,故村以万名。”这三处,比较认可的是邹城宿北镇,但是,当地老百姓却流传,万章来自于山西,死在这里就葬在这里,此地已没有万姓人家居住。这三处到底是哪一处,抑或全是,有的为衣冠冢?这些疑问值得研究。《先贤万子世系谱》是我族唯一冠名为万子(万章)世系的谱。这次拜访2010年版主修相禄宗亲,他讲此谱已修纂三次,谱序所记前五十五世谱根是从山西移民至鲁时,始迁祖留福公从祖籍山西抄带而来的。这似乎印证了当地“万章山西说”的流传。这些也值得深入的研究。

享堂全景

享堂一角

       第四,万章的思想精髓是什么?史书记载:“孟子去齐,绝粮于邹薛,退与万章之徒,序史书,述仲尼之意,作孟子七篇。”孟子是我国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儒家学派的代表人物,与孔子并称“孔孟”。他在人性方面,主张“性善论”,同时强调通过内省保持和扩充仁义礼智四种品德;在社会政治方面,他突出仁政、王道理论;在价值观方面,他强调舍生取义。尤其是他的“民之贵,社稷次之,君为轻”的民本思想,倍受推崇,从五代十国开始,到南宋朱熹将《孟子》与《论语》、《大学》、《中庸》合在一起并称“四书”,《孟子》的地位被推到了高峰。万章作为孟子高足,《孟子》一书的主要编纂者,他倾注了毕生心血,尤其是《万章章句上下》师徒问答,字里行间既蕴含着孟子的思想,同时也闪耀着万章智慧的光芒。万章的思想精髓是什么,他留给子孙万代的精神财富是什么?他对孟子思想体系的构筑和完善,贡献在哪里?这也是很值得研究的。

扫拂残碑积灰泥土

掩映在桧柏林中的章公墓

        第五,万氏子孙应该为章公的祭祀,思想的研究,精神的传承及其陵墓的保护和修缮做点什么?我想宗亲们会有许多高见,欢迎讨论,各抒己见。

                                                                                  2018年11月28日初稿,12月6日凌晨定稿

章公陵墓全景

章公墓右侧全景

 

编者注:此文作者万幼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