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图片  >> 万氏抗疫群英谱(之九)
22日

万氏抗疫群英谱(之九)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20年03月22日 围观者: 351 人

           【万氏抗疫特刊】第六十六期       万氏抗疫群英谱(之九)
    一一记山东省莒县中医院重症医学科医师“95后”万修花
 

                              

 

编者按:

       习近平总书记15日给北京大学援鄂医疗队全体“90后”党员回信,向他们和奋斗在疫情防控各条战线上的广大青年致以诚挚的问候和鼓励:“在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斗争中,你们青年人同在一线英勇奋战的广大疫情防控人员一道,不畏艰险、冲锋在前、舍生忘死,彰显了青春的蓬勃力量,交出了合格答卷。”山东省日照市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医师万修花就是一名“95后”,除夕夜接到紧急出征通知后,因怕家人担心而掉下了眼泪,第一次进疫区隔离门,为缓解紧张压力来了个深呼吸,第一次接受病人后,劳累一天下来边洗澡还边哭了。此文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修花,她以实际行动不负组织的重托,交出了一份合格的答卷。

       据文钊宗亲报料  万修花,女,1995年出生,山东省日照市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医师。除夕夜接到紧急出征任务,​她是该院第一个作为山东省卫健委组建的医疗队队员支援湖北黄冈抗击新冠病毒感染肺炎的医生。

       她已在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奋战了一个多月,这期间,许多记者试图通过电话和视频连线采访她。可是,都没有联系上。我们也通过黄冈政府有关部门联系也未能如愿。只见她的微信封面上,直接打出“请勿打扰”几个大字,朋友圈里,也是一片空白。一个“95后”的女孩,工作时间仅仅一年多,怎么会入选任务急难险重的驰援湖北医疗队呢?怎么敢于冒着随时被感染的危险,“逆行”在援鄂的“疫”线,且在黄冈这样疫情相对严重的地方呢?“通过采访她的领导、亲人和同事,了解到一些有关万修花的信息。

 

                                                                  01

                                                 科室主任眼中的万修花

        孙希华,莒县中医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是万修花科室的顶头领导。他告诉我们:万修花是2018年考入我们医院的,到现在只有一年多时间,但是她学习非常刻苦,对重症的一些抢救措施,像气管插管、中心静脉置管、心肺复苏术掌握得非常好。作为一名住院医师,天天靠在医院里,所以短时间业务突飞猛进。

        除夕夜突然接到出征任务,当时的万修花是怎样的心情呢?孙主任讲,大年三十晚上,市里下达文件到卫健局,卫健局下文件到我们中医院,我征求了科室医生意见。万修花医生非常积极,一听说这个问题就连忙说我去。说了后又掉了眼泪,原来是怕家属担心,对象担心,还有一个弟弟也担心。扣了电话后,又打电话给我说行了。做了对象和弟弟工作,都非常支持她。

 

       “我愿意加入支援抗击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战斗中,不论生死,不计报酬,为保卫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贡献自己的一份力量……”这段文字,就是来自于万修花的请战书。

      来不及太多准备,来不及依依告别。大年初一,作为山东省第一批也是莒县第一批驰援湖北的医生,万修花和另外两名日照医务工作者启程奔赴武汉,开启他们支援抗击新冠病毒肺炎的“战役”。

       孙希华还告诉我们,万修花出征湖北的消息,到现在一直瞒着她的准公婆,怕的是两个老人担心。

 

                                                                     02

                                                      未婚夫眼中的万修花

       司晓磊,莒县中医医院医生,万修花的未婚夫。他们二人是河北承德医学院的大学同学,毕业后,他来到女友老家,与万修花一起考入了莒县中医医院。在未婚夫眼里,万修花是怎样的人呢?

       司晓磊告诉我们:她做事快,很利索,又很细心,不丢三落四。家里什么东西放什么地方,都是她告诉我。原来,万修花上大学的地方是司晓磊的家乡河北。现在司晓磊工作的地方是万修花的家乡。七八年来,他们经历了从同学到同事到恋人的转变。并且,马上就要步入结婚的殿堂。然而,这一切,都被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给搅和了。

       司晓磊说,大年三十晚上,我们在一起吃完年夜饭,正看着春晚,突然接到孙主任电话。他们科的情况,她是最合适的人选。她明白这个意思,直接就去了。

       在亲人和同事眼里,万修花性格大大咧咧,喜欢帮助别人。面对除夕夜突然接到的出征任务和与未婚夫领证结婚的诺言,她该如何选择呢?

       司晓磊说,他们本来打算2月2日领证,都说这是个千年一遇的好日子。她这一走只能推迟。当时她握着我的手说,别担心,回来咱们结婚。

       临出发的那天下午,司晓磊就这么紧紧的握着未婚妻的手。手心里,握着不舍,握着担心,握着期待。司晓磊说,当时只知道那边挺累的,但没想到这么累。

 

       万修花一去,就是一个多月。这期间,她与未婚夫的联系也不多。这又是为什么呢?司晓磊介绍说,万修花不太想接受采访,一是忙,二是累。本身不爱照相。作为一名住院医师,她的工作主要是查房。虽说当时也是第一时间报的名,但真正到了疫区,25岁的她第一感觉还是有点紧张。她一向是报喜不报忧的。她下班很累,上班时间不固定。我俩时间老是对不上。顶多就是互相留消息,过后回复。

       二人相识多年,他们肯定拉过很多次手,可是,为万修花出征送行时拉过的手,可能是最难忘的,因为,他在梦中都记得。司晓磊告诉我们:“那天我做噩梦,她拉着我的手一直往前跑,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跑,那天跑了一晚上,我不知那个梦意味着什么。只希望她平安归来。”

 

                                                                    03

                                                       援鄂战中的万修花

       作为一名医生,平时与患者面对面的治疗,查房和沟通,习空见惯也习以为常的,然后,这次却大不一样,面对的是人们谈之色变的新冠病毒,而且随时都有可能被感染的危险。一个“95后”的女孩,第一次经历这种场合,万修花又会怎样呢?

       “第一次进那个隔离门的时候,我当时深吸一口气,里面有块镜子,我一定要隔一段时间照一下,看看我皮肤有没有漏出来的地方。”万修花曾经这样对同事说。这种坦率是真实的,也是符合情理的,作为医生在全心治疗患者的同时,也应该加强自身的防护,避免感染,这样才能更好地完成作战任务。

       “第一天接病人,又忙又累,还冷,冻得我浑身没有知觉了,回来一边洗澡一边哭,后来洗完澡也好了,暖和了之后觉得差不多了,不能再哭了。”万修花又一个坦率地说。多么真实而又纯朴的孩子!

       隔离病房里的患者没有家人在旁,有时情绪不稳定,万修花除了日常医疗工作,还承担了很多为病人做心理疏导的任务。 “有个阿姨,家里好几口人都在隔离病区,但不在一个楼层,她特别担心她的家里人。为了减少她的担心,缓解她心里的压力,我打电话给楼上的人,再把情况传递给阿姨,她就对我特别感激,眼泪都流出来了。”万修花说,觉得做这份工作是有意义的。

      万修花说,需要她的时候,不会往后退,一定会保护好自己,不让大家担心,等回去的时候跟大家报平安。

 

       据悉,莒县中医院党委作出决定,在全院结合实际继续开展向万修花等四位同志学习活动,着力加强思想道德建设,大力发扬救死扶伤、无私奉献的优良传统。进一步树立以病人为中心,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理念,不断提高医疗质量和服务水平,努力维护和提升医务工作者的良好形象,共同为建设和谐医院作出应有的贡献。

 

       宣传万氏先进典型,激励全族抗疫斗志。

      为武汉加油!为中国加油!为世界加油!

      坚决打赢湖北保卫战,武汉保卫战!

      欢迎转载,欢迎报料。

编者注:转自幼斌宗亲美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