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宗祠文化  >> 《万幼斌论谱文集》前言(上)
08日

《万幼斌论谱文集》前言(上)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20年11月08日 围观者: 470 人

   《万幼斌论谱文集》前言(上)

                                         万  幼  斌
 

 

  此书印张:34.25,字数:834千字,开本:16开(787x1092),定价160元。作者出版此书,旨在感谢宗亲们朋友们的大力支持,求教于谱牒文化研究同仁,更为了鼓励和吸引更多年轻朋友积极关注家族文化,尤其是谱牒文化,传承优良宗风。

       惠购者请与作者联系,扫其微信二维码,作者将签名盖章包邮,亦欢迎以书谱易换,凡为作者研谱给予帮助,提供谱牒资料者,请与之联系,可获赠送。

 

 

 

                                                      前  言(上)

 

       我对家族文化尤其是谱牒文化产生研究兴趣始于1988年。那时我刚满32岁,毕业于辽宁大学中文系,且在部队刚刚晋升正营职,被授予少校军衔。此时,家族正在四修宗谱,家父是编修人员,主编贞幹族叔得知我的情况后,要求我一定要担任副主编为修谱做些工作。只因身在军营,戎事繁忙,无暇顾及,尤为关键的是,我虽有所涉猎而从未修纂过宗谱,对其知之甚少,难持大任。大家依然要求我参与编修,还特地给一套民国九年(1920年)三修宗谱,让我学习了解,并嘱托我撰写序言和跋,还有几位宗亲之传。恭敬不如从命,我只好如履薄冰,勉为受命,至于任职之事,被我婉言谢绝。谁知仅此“一逼”,把我“逼”上了学谱、研谱之路,渐渐对谱牒文化乃至姓氏文化产生了浓厚的研究兴趣,至今像着了迷似的孜孜不倦,如痴如醉。

在广东湛江与几位宗谱主编宗亲座谈交流。

 

 

在江西九江莲花洞与石红、时祥、海彬宗亲座谈交流。

 

 

      《中庸》曰:或生而知之,或学而知之,或困而知之,及其知之。此语大意思是,有的人生来就知道这些,有的人通过学习而知道这些,有的人在被问题难住之后通过学习思考,得到解决后才知道这些。我属于后者,是被赶鸭子上架,知难而后开始学习谱牒知识的。当时通过“速成”,我第一次知道什么叫家乘宗谱,知道我的祖上是从“江西吉安府”迁徙而来,知道我族历代名流及其丰功伟绩,知道万姓历史渊源和根脉所在,从而按时完成序跋及多篇人物传的撰写。

在浙江与万盟、时祥宗亲交流。

 

 

        如果说1988年是我学谱研谱的起步时期,那么2010年则是我学谱研谱的深入时期。其时,华中、华东5省33县200余个庄门在湖北大冶联修《万氏大成宗谱》。我奉家父之命,在族叔祖达祥先生陪同之下,专程驱车拜望纂谱族贤。诸位宗亲热情相迎,详细介绍联修概况,我听后肃然起敬,他们走遍千山万水,访询千家万户,阅览千书万卷,历经千辛万苦,感慨千言万语,敬祖心志之诚,使命意识之强,敬业精神之佳,使我尤为感动,由衷敬佩。回想1988年,受命四修宗谱,其情其境,何其相似乃尔。往事历历,宛若眼前。我曾几度欲去请缨,以尽绵薄之力,皆因从戎在外,冗事缠身,未能成行。然而心系家国,一日未敢忘怀,当时诸位宗亲叮嘱我作序并写族歌。这使我感到诚惶诚恐,作序不易,写族歌更非同一般。一首族歌篇幅短,容量小,而其蕴含的文化底蕴必须深厚,不仅要涵盖我族受姓近二千七百年来的历史渊源,远祖和受姓始祖的海德天恩,历代先贤的丰功伟绩,郡望堂号的追崇认同,还必须具有抒情性、鼓舞性和震撼力,以激发全族自豪感、光荣感、归宿感,增强感召力、向心力和凝聚力。基于这个构思,我翻阅大量有关历史资料,研读各宗支家乘宗谱,参阅其他姓氏族歌族曲,苦思冥想,仔细推敲,数易其稿,最后以古风四言句式写就了《万氏族歌》;尔后又与作曲家刘翔先生、音乐家江峰宗亲一起仔细斟酌,反复打磨,并请来湖北当时最年轻且具有发展潜质的青年歌手谭赟演唱。在大家共同努力下,终于谱写了一曲大气磅礴、震撼人心、极具穿透力的族歌,得到了广大宗亲的认可,受到了音乐界专家的好评,被全国宗亲联谊会定为我族族歌。

在河南濮阳与宗常主编交流。

 

 

       2012年五月,我从部队退休。自此以降,我开始了漫漫的寻谱研谱之旅,其研究成果亦有质的飞跃。近几年来,我多次会同诸位宗亲,先后自驾赴华中、华南、华东、华北等27个省市、自治区和特别行政区寻谱研谱,收集拍照数百支宗谱近千部。我常常是白天开车,夜间拍谱阅谱,与大家一起研谱,特别是发现新的谱料,更是欣喜若狂,兴奋不已,以致常常彻夜难眠,有时不得不口服安定催眠。比如,得知江苏淮阴福凯宗亲的宗谱首修序追奉芮伯万为受姓始祖。这使我感到异常惊讶,因为这在我族宗谱中还是鲜见的。我请他将此序及其历次续修谱序发过来,连夜进行分析研究。该谱首修于明成化九年(1473年),四世孙万英作序。称其“始祖芮伯公,以王父字姓万氏,封扶风郡。”二修延续此观点,而三修至六修再无此提法。更为奇异的是,该支上接的江西宗谱所追奉的受姓始祖是毕万,而不是芮伯万。为什么同宗之谱所追奉的受姓始祖却不一样呢?通过与福凯宗亲一起深入细致的剖析,最后形成共识,我连夜撰写了《一例追奉芮伯万为受姓始祖的谱序浅析》,提出了自己的见解。为了掌握第一手资料,我一直笃行到实地,察实况,看实谱,得实情,写实文,讲实话。哪怕被人误解,甚至遭至闲言碎语,我亦如故。比如,为了了解掌握湖南湘乡小罗万氏的历史渊源,我们翻山越岭,履巉岩,披蒙茸,亲自到其一世祖和三世祖墓地察看墓碑,翻阅新旧宗谱,与部分宗亲座谈,个别电话咨询,撰写了《湖南湘乡小罗万氏历史有关问题的初探》一文。为慎重起见,我还先后二次征求该支对其宗谱颇有研究的宗亲意见,反复修改完善,形成了刍荛之见。这几年来,我致力于万氏文化调研,跑遍大江南北,仅2018年深入14个省市86个地区,2019年奔赴18个省市102个县市(区),受到了广大宗亲的热情接待和大力支持。这使我感到莫大的欣慰!因长期苦其心志,劳其筋骨,案牍劳形,以致身心疲惫,积劳成疾。许多战友、朋友和宗亲得知我热心家族文化研究,曾戏言我在“玩命”,以致“五伤”,即伤神、伤财、伤身、伤心、伤感。然而,能为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传承万氏优良宗风,奉献一点绵薄之力,其苦若甜,甘之如饴;其亏是福,寂静欢喜,其愿足矣!

在江苏金湖与《金湖万氏宗谱》主编福源宗亲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