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三)
16日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三)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19年12月16日 围观者: 389 人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三)

 

             《明史・万贵妃传》史料之疑点及较为可信一面

       上文中向于慎行诉说万贵妃纪闻的这个老太监姓甚名谁;他在宫里是负责什么工作;老太监在哪里听到的这些事;于慎行本人也没有给读者一个交代 。况且万历时期距离成化时期已经过去100年了,老太监的这些话可信度还有多高,都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鉴于目前研究万贵妃的学者们,直接将《明史・万贵妃传》的内容加以引用,笔者表示商榷态度。如果笔者的上述怀疑有些道理,那么《明史 ・万贵妃传》中一定有些材料是可以进一步深究的。

     (一)《明史 ・ 万贵妃传》可以存疑的一些地方

       第一,伤堕皇嗣无数。对这条产生怀疑的不仅仅沈德符、谈迁等人,就连乾隆皇帝本人也对于这件事表示怀疑。以下是乾隆皇帝对于此事的两条御批 :

       其一:宪宗偏宠万妃,任其妒毒而不能检制,几成炎刘燕啄之祸,柔暗实无可辞责。但宫闱事秘,流传又岂口尽凭?如所称‘后宫有妊,皆遭潜害’,则此前之佑极,生于成化五年,何独无恙?且其何察必严,又何独于纪妃以‘病痞’相蒙?而宫婢钩治,亦肯代为容隐?至皇子既生,即使张敏人溺毙,敏纵欲护救,亦必潜匿外廷,密为保育,又安敢仍留附近安乐堂之他室?吴后复往来哺育,竟不虑万妃之稍有知觉乎?且佑极故在,而敏惊称知‘上未有子’,出于何意?且佑极旋即立储,又岂能隐秘不使万妃知之?记载家传闻异词,往往从而缘饰,不足深信类此多矣[1] 卷11,评鉴阐要 ,《钦定四库全书》,第694册 ,565。

       其二:史家记万妃之事,皆谓其骄妒横行,至于后宫有妊尽遭药堕。今以宪宗封建诸子证之,知其说殊不足尽信。盖宪宗偏宠万妃及妃之恃宠骄妒,固当时情事所有。若谓其专房溺惑,则后宫必进御无期,何就馆之多,竟尔绳绳相继?如是年及孝宗初受封,共有十人,其最幼者乃宪宗第十四子,而所云饮药堕胎者若尚不可胜计,其生不为不蕃。万妃果妒者,岂能挺贯鱼及众而诞生成立者,如是多乎?总之宫闱事秘,传闻已不可凭,或由众人深嫉万安之假附乱政,遂饰为无稽之言以归万妃。记载家耳食滋讹,于成化间事,几不啻汉成时昭阳祸水,而不顾其迹之矛盾,亦可怪也[2]卷11,评鉴阐要 ,《钦定四库全书》,第694册,567。

       粗略统计,乾隆皇帝对此事看法大致有如下几条。

       第一, 为何佑极能够降生。从史实上看,朱佑极生于成化五年。既然万贵妃能够使“后宫有妊尽遭药堕”之手段 ,那么朱佑极的降生就显得在道理上讲不通了。

       第二,宪宗子嗣“绳绳相继”与“专房溺惑”存在悖论。如万氏使后宫怀孕妃嫔“伤堕无数”,为何有后来十子之国之事。

       第三 ,“且佑极故在,而敏惊称知‘上未有子’,出于何意 ?”。关于这一条《明史》亦有记载 :“久之 ,生孝宗,使门监张敏溺焉。敏惊曰 :‘上未有子 ,奈何弃之’”[3] 卷113,《明史 》,,3521。 孝宗出生时,佑极健在且被册立为太子,那么张敏的“上未有子 ,奈何弃之”之语从何谈起呢?

       第四 ,记载家对于宫闱之事的记载多为以讹传讹。目前从事研究明史的学者,还没有解答乾隆皇帝的上述疑问。

       害死孝穆纪太后 。 关于纪淑妃之死在于慎行的《谷山笔麈》这样描述到,“传云 :太子迎入东朝 ,贵妃使使赐孝穆死。或曰孝穆自缢。万历甲戌一老中官谓予道说如此”[4] 卷2,《谷山笔麈 》,12。 而《明史・ 万贵妃传》中说“纪淑妃之死实妃为之 。”但是 。《明孝宗实录》对于此事的记载却与此处相悖 ,“孝穆太后既有娠以疾逊于西宫”[5]卷1,《明孝宗实录》,成化二十三年八月戊辰朔,这里表明孝宗的母亲是有病而死的。而从孝宗后来对万氏一族的宽容来看,似乎孝宗的母亲死于疾病合乎常理。而据《国榷记载》,在纪淑妃临死之前一天,万贵妃曾去看过她。“ 次日,少间,不召医,致大故”[6]卷1,《国榷》,成化十一年,癸卯。 这里谈迁没有明说纪太后就是被万贵妃弄死的。综上,关于万贵妃害死孝穆纪太后一说,还有待于进一步考察。

 

(上述照片来自于电视剧《万贵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