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风云人物  >>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二)
15日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二)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19年12月15日 围观者: 73 人

 告诉你一个真实的万贵妃(连载之二)

 

                            《明史 · 万贵妃传》史料之来源

       首先 ,这里我们这里要讲到一个人 ,因为他是追踪《明史・万贵妃传》之史料来源的关键线索。他就是毛奇龄,清代学者、文学家,曾担任《明史》的编纂工作。他还有一部著作《胜朝彤史拾遗记》,这是一部关于明代后妃史事的笔记。在该书第六卷尾这样写道 ,“国朝毛奇龄撰 , ………著录是书,皆明一代后妃列传。自称其父所藏《宫闱纪闻》一卷,载事不确,文不雅训,后预修《明史》,分撰天顺、成化、宏治、正德后妃四朝传。因搜考史宬,缺略特甚 ,乃仍取外史所记,与实录参修,而拾其誊稿,合之宫闱纪闻,撰成此书”[1]《胜朝彤史拾遗记 》,404。也就是,说《宫闱纪闻》一书的种种缺陷及预修《明史》的两个因素,促使毛奇龄本人完成了这部《胜朝彤史拾遗记》。该书是毛奇龄在其父收藏的一卷《宫闱纪闻》的基础上,搜集资料扩充而成。后来毛奇龄在修撰《明史 ・ 后妃传》的时候,负责天顺、成化、弘治、正德四朝。他几乎将胜《朝彤史拾遗记》中关于这四朝后妃的纪闻 ,原封不动地移入《明史》之中。仅以该书中一段作为例证 ,“时万贵妃宠而妒,他妃幸上者,皆治使伤妊,即妊,百计使堕,由是他妃勿敢进,………贵妃日夜泣怨曰 :“群小无状不使我知。………其六月。候上召太后饮,置毒酒中,暴死”[2]卷3,《胜朝彤史拾遗记》,373。 此段所述,与《明史 ・ 万贵妃传》中所述内容大体一样。另外该书的整个内容与《明史 ・ 后妃传》内容亦多数吻合。因此,这里可以确定一个事实即《明史・万贵妃传》的史料大部分内容直接抄自毛奇龄本人的《胜朝彤史拾遗记》。

       其次,我们考察下《胜朝彤史拾遗记》中关于万贵妃的史料来源。此处必须提到另一个人 ———于慎行(1545-1590),字可远,又字无垢,山东东阿人,致仕以后家居17年,以读书著述为事[3]谷山笔麈,点校说明。在致仕期间写了一本书叫《谷山笔麈》,从时间上看这部书成书于万历时期。该书第二卷纪述一的内容描述如下内容 。“纯皇帝之诞孝庙也,时万贵妃宠冠后廷,宫中有孕者,百方堕之。孝穆太后旧为宫人入侍。已而有孕。贵妃使医堕之,竟不能下,乃潜育之西宫,报曰 :‘已堕’。上不知也 。………传云 :‘太子迎入朝,贵妃使使赐孝穆死。或曰孝穆自缢 。’万历甲戌,一老中官谓予道说如此”[4]卷2 ,纪述1,谷山笔麈,11,12。 而这部分内容又与《胜朝彤史拾遗记》中万贵妃的史料内容大致相符。因此,虽不能武断地认为,毛奇龄直接将《谷山笔麈》中万贵妃的史料抄入自己的著作之中,却可以认定《谷山笔麈》被毛奇龄所参。可是,毛奇龄却没有将于慎行的最后一句话抄入自己的著作中。 即“万历甲戌 ,一老中官谓予道说如此”。于慎行的意思是说 ,《谷山笔麈》中那段关于万贵妃的材料是一个万历时期宫中老太监告诉他的。于慎行为何要写这句话呢?笔者猜想,于自己本人也不太敢轻易相信老太监口中万贵妃的一些事情。他只好将自己笔记中材料的出处告诉给读者,以便后人去考证。因为这样做,于慎行自己就避免了造谣的嫌疑。和于慎行在处理这一问题上采取相同手段的还有一个人,那就是《国榷》的作者谈迁。谈迁在《国榷》中原封不动地保留了于慎行的这句话。具体谈迁对于万贵妃的一些纪闻的真实性是如何认识的,想必不言自明。《万历野获编》的作者沈德符对此事也表示怀疑甚至指责这些宦寺之人是造谣者。“于公(于慎行)起北方早贵。并本朝记载不尽寓目。自谓得其说于今上初年老中官。不知宦寺传言讹误。更甚于齐东。予每闻此辈谈朝家故事。实无一实者,最可笑也”[5]卷3,宫闱 ,孝宗生母,万历野获编,83。

       综上已知,《明史・万贵妃传》的内容直接来自毛奇龄的《胜朝彤史拾遗记》,而毛的著作中关于万贵妃的部分史料很可能来源于于慎行的《谷山笔麈》。《谷山笔麈》中关于万氏的一切史料,都是万历时期一个老中官告诉给与慎行的。以上就是《明史・万贵妃传》史料来源的大致一个脉络。

(上述照片选自于电视剧《万贵妃》及网络)

编者注:转帖自幼斌宗亲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