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宗祠文化  >> 这里的宗亲“生姓万死姓刘” (之一:实地考察)
14日

这里的宗亲“生姓万死姓刘” (之一:实地考察)

编辑:孝感万氏 时间:2018年09月14日 围观者: 990 人

           这里的宗亲“生姓万死姓刘”
                           (之一:实地考察)
                                  万幼斌

        湖北云梦县胡金镇万民村有个万家塆(过去叫万家庙),现有村民八百余人,男姓村民都姓万,没有一个杂姓,即便是入赘上门的女婿也必须改姓万。这里的宗亲一直恪守着一个风俗:活着时姓万,死后一律改姓刘。
万家塆村貌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027

 

与村长万至峰宗亲合影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044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054

        2018年9月1日,我与春元、人清、大华、维农等宗亲,在云梦县其峰宗亲的带领下,展转几个村庄来到该村。耄耋老人义文宗亲听说我们也姓万,热情相迎请进家门,上茶敬烟非常客气。当我们说明来意,他连忙拿出了《胡金镇志》,如数家珍般的向我们讲叙了“生姓万死姓刘”的历史传说。他怕自己没有讲清楚,又带我们到村长至峰家中。至峰宗亲今年68岁,他对这段历史渊源只在过去断断续续的听村里老人讲过。文革前,村里有个祠堂,上方挂有“万氏宗祠大汉后裔”牌匾,里面还有“一品当朝”的匾额。宗祠里供奉着几百个牌位,从第一世祖至第十三世祖,牌位上的姓氏全部写的姓刘。村里原来有族谱,谱上亡者都姓刘,健在的都姓万。文革时,祠堂被拆了,族谱也不知去向。这些已成记忆和传说,其真实性也无有具体证据。据说,村里还有前花园、后花园,48口水塘,3口水井。我们转了一圈,只在村长家前的一栋房屋山墙脚下,发现了一块当年遗留下来的修建祠堂功德碑。碑文记载着祠堂建于“清咸丰七年(即公元1857年)拾月十九日”。碑文的具体内容是,当年为修缮祠堂,村民捐助银两的数目。除此碑之外,所说的其他“古迹”,已经杳无踪影,一点痕迹也没有留下了。
清洗石碑上的泥土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105

石碑全貌及阴刻文字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116

       为了全面了解考察“生万死刘”的实证,在我们的请求下,义文和至峰宗亲带我们来到了万家塆祖坟山。时值正午,烈日当空,热浪翻滚。不一会,大家汗流浃背。穿过一片稻田和玉米地,我们来到了三座墓碑前。一座墓碑正中阳刻着“故显考刘公讳为秀老大人之墓”,碑右阴刻着“孝子万至X、万至X、万至X,万至X,孙万再X、万X、万善X”。另一座墓碑正中阳刻着“故显考刘公讳至忠老大人之墓”,碑右阴刻着“孝女万XX、孝子万XX、孝媳聂XX、孝子万XX,孝孙万XX,孝孙女万X”。还有一座男性碑文正中阴刻着“显考刘公讳善尧老大人之墓”,碑右阴刻的子女姓氏全都姓“万”。为了深入了解,我们特地寻找了几位老孺人的墓碑,发现碑文也遵从“生万死刘”的习俗。比如丈夫健在的,墓碑上写着“万母某老孺人之墓”,碑右的子孙姓氏皆姓“万”。如果双方亡故,碑中写的是“慈父刘公某某、慈母某某某之墓”,碑右子孙姓氏全姓“万”。据了解,不论是住在本地,还是在外安家的,也一样遵循这个习俗。祖祖辈辈相传了几百年,无一人敢打破。
考察墓碑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124

研究碑文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132

碑文例一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218

碑文例二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232

碑文例三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250

碑文例四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313

碑文例五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321

 

墓地考察归来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330

感受良多

微信图片_20180914200336

 

 

编者注:转帖幼斌宗亲作品。这是我云梦的事,我亲历的。